袜桶上绣着字母的白袜子就很给

人知之,亦嚣嚣。人不知,亦嚣嚣。←前面应该加个“唉”字的。

为什么那个之前微博上骂鸟蝙骂迪克的超蝙太太挖了我的少正迪克的旧坟???非常恶心了

终于到了!吹爆这个变体封!

其实我觉得哥谭有如此众多的质量超高的反派是要归功于哥谭永远十一月的天气的。十一月的天气,冷但不至于那么冷,适合大衣适合西装三件套,适合黑色绅士雨伞。
短袖与大裤衩撑死就是个入室抢劫犯,被抓包了会一点原则没有的杀女人和孩子的。同样的谜语人,绿色紧身衣紫色眼罩时期怎么看都像个偷内裤的变态,换上颜色深一号的西装,幕后boss的气质就上来了。永远三件套还偶尔来点绝妙的小饰品点缀的你丑配得上头号反派。企鹅是靠雨伞和大毛领维稳黑道的。同样是西装双面永远是二流反派,质感和版型都烂,明明是反派了还带着洗不掉的中产气质。
更重要的是,有什么比日穿西装的更带劲儿呢。

玛德一到半夜又想吃谜丑。想看谜语那他那个问号头的拐杖干周可儿,一边捂着人家嘴一边在人家耳边絮絮叨叨的出谜语,这可烦死周可儿了,谜语开创新类型:烦人攻。

【蝠丑】为什么我们要用掐自己的方式来确定自己没有在做梦

年老蝙蝠预警

排版混乱预警

忽略猫头鹰法庭的设定

以下是自带的阅读理解,可以先看可以最后看。(虽然写在前面但其实推荐最后看)

大体的感觉是,生活总是会变的会往好了变会忘往坏了变,但是变化总是会给人脱离掌握的不安全感的。有时候像忒休斯之船一样,一块木材一块布的变不感觉有什么,可是真到上岸了被问起来的时候,就突然发现自我同一性动摇了。很多重大的变化一个一个的发生,你足够坚韧以至于可以挺过每一个,可是突然有一天你就恰好发现其实一切都变了,明明早就知道,结果偏偏就有一天这些全都一起扑过来了,一点点过下来的日子突然有一种巨大的不真实感,结果此时反倒是一直扎在心中的那根刺把你稳稳的钉在了这世界上,像锚一样。它虽然疼的要命,时时刻刻都疼的要命,但正因为它时时刻刻都在疼,反倒是最稳定的存在证明。

------------------正文分割---------------

# 0 #

很多人都有恐高症,相应的很多人都希望自己会飞。

很多人讨厌数学,因为做数学时并不能清醒的感觉自己在思考,全靠运气,有时候自然而然会就能做出来,而做不出来是更自然的大多数时候。

太在意自己的智力的人最怕的就是发现自己不聪明,所以他会在拼图比赛前反反复复的练习,为如此微不足道的比赛掐秒计时,所以他会忍不住炫耀自己的聪明,让每一个人都知道自己究竟有多聪明。

所以一个男孩要害怕这个世界到什么程度才至于从脑力到体能对自己进行方方面面的训练?他不想要周遭的任何事件背叛他,他甚至害怕自己的身体背叛他。

 

# 1 #

凌晨五点半,蝙蝠侠在给自己冲咖啡,【老年人觉少】这是法则,自然法则不会对任何一个人开恩,尽管很多自然法则都饶过了蝙蝠侠,但总有些是怎样都逃不掉的。蝙蝠侠可以从很高的地方摔下断掉17,8根骨头而不死,但是让他从高处掉下的地吸引力对每个地球人都有效。10g咖啡豆,磨好,180ml85℃的热水倒进去,掌握好事情的法则,冲咖啡一点都不难,只要管家先生去世10年,谁都能自然而然的学会。

 

今天是蝙蝠侠58岁的生日,迪克打从半个月前就开始张罗。讲道理庆祝生日是个蠢爆了的事,人们庆祝新年是因为从这天开始就是新的一年,展望新的一年自然要开开心心的,至少要装的开开心心的,这样就可以假装忘记已经过去了的操蛋日子。可是庆祝生日时人们在庆祝什么呢?庆祝你过完了58年,完整的成功的活过了58年,是悲凉的与宏大沾不上边的幸存者的庆祝。

像蝙蝠女孩,她就点背的死在了她生日的前一天,她的墓碑上写着享年36岁,可是只差一天她就37岁了,世界总是以近乎喜剧的方式展现它的狰狞,即使蝙蝠女孩强到能单挑5个身形是她2倍的壮汉,即使她身手敏捷到可以像只真正的蝙蝠样在哥谭的高楼间穿梭,即使她可以在瘫痪3年后又重新站起来,但如果命运非要在一个平凡无奇的日子里让一辆超速重卡从视线死角处冲出来却连一秒的反应时间都不肯给你,你也只能认栽。蝙蝠女孩在医院被抢救了三天,还是没能挺到她37岁生日。无论什么年头,当超级英雄肯定是有风险的,堂堂正正的死在一场伟大的战斗里倒是浪漫的极致了。可是死在一场没有任何阴谋诡计的车祸里?这就好像哥谭首富毫无道理的被普普通通的抢劫发射杀在犯罪小巷里一样。

哥谭重工业发达,原材料总要有人运输的,重卡总要有的。哥谭酒鬼多,酒鬼总要要买酒的,买酒总是要钱的。哥谭警局当然是烂的,下面的交警更是要烂的。哥谭总是要有车祸的,车祸总是要有受害者的,多么自然的事。

 

上午九点,蝙蝠吃了块杰森做的甜饼当举铁后的体力补充。杰森今晚回不来,他昨晚趁老蝙蝠夜巡的时候放了烤好的小甜饼在门口。大概是从管家去世了以后吧,他总时不时的放那么一袋子在门口。第一次吃的时候蝙蝠是抱着挑刺儿的心里,结果意外的好吃,好吃到让人胸口发闷。近两年小甜饼里的糖分放的越来越少,偶尔还是燕麦饼干,杰森没说过什么,但蝙蝠还不至于老到味觉退化,这份不声不响的妥帖的关心让人莫名的窝火。

 

中午十二点,蝙蝠侠在看午间新闻,大都会那对神奇的超凡双子又救了遍地球。两年前,亲儿子带了个有双闪的要命的蓝眼睛的男孩来通知自己:他们在一起了。他要和他搬到大都会去住。蝙蝠知道这一天迟早回来,从好几年前自家儿子就天天在耳边磨叽那个太阳般的男孩有多么多么的好。“怎么不让你的太阳男孩搬来哥谭?这的阴天比大都会需要太阳。”蝙蝠侠忍不住讥讽,然后等待儿子炸毛,父子俩打上一架,父亲虽然赢了却妥协,这是蝙蝠家最常见的戏码。可是自家小恶魔般的儿子却露出了一个堪称憨厚的笑容,然后,他说“舍不得”。

 

下午两点半,蝙蝠侠以布鲁斯·韦恩的身份会见哥谭的新市长,说是新市长,但其实上任已经有三年半了,他大学修的是社会学,辅修心理学,带着哥谭大学的社会科学研究组做了个模拟实验。大意是,不是犯罪会发生在犯罪小巷,而是犯罪小巷自然会滋生犯罪,就像糖块会引来蚂蚁一样。他上任第一年就拆了犯罪小巷,没有任何反噬,就这么普普通通的,哥谭的犯罪率下降了17%。

 

晚上八点,离dick策划的“秘密惊喜”派对的开始时间只有1个小时了。谢天谢地蝙蝠侠看到天上出现了自己此时最想看到的东西。楼顶,是赛琳娜在等他。这不是新品种的幽会。前猫女是歌坛警局的新任警长。戈登在12年前死于枪战,蝙蝠女孩当了新警长。在蝙蝠女孩躺在医院的那三天,不知道她对赛琳娜说了些什么,赛琳娜当了新警长。故事总是可以开展的无比玄幻不是么?

她说小丑绑架了13名人质,在新歌剧院的上方。蝙蝠侠开车驶向新歌剧院,他突然想听点声音,他打开音响,吵得要命的流行乐喷了出来,是迪克上次和他一起夜巡时落在车里的,Dick这几年总会跑回来死皮赖脸的非要跟蝙蝠一起夜巡,美其名曰“追忆旧时光”。突然一道刺眼的光,一辆逆行的超速跑车,不过蝙蝠侠反应的过来,就算反应不过来,韦恩科技公司的最顶尖的自动驾驶技术也足以帮他反应过来。或许和小丑相比,交通问题才是哥谭最大的危害,蝙蝠侠想到。

# 0 #

新歌剧院楼顶,一个无比硕大的蜂蜜罐子。沿罐子口一周均匀的竖着13根极细的棍子,棍子上连着摇摇欲坠的椅子,椅子上绑着被吓得半死的人质。罐子中央支出来一根稍高些的棍子,棍子支撑着浮夸的王座,拿着拳套发射枪的小丑坐在王座上。

“主人公终于登场了!来猜猜看今天是什么日子!”

“连你也要给我生日惊喜嘛”蝙蝠侠讽刺到,也不知道究竟在讽刺小丑还是自己。

“生日??你们听到了么蝙蝠侠居然有生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久违的,蝙蝠侠感觉生活终于回到了正轨。

深夜沙雕 阿卡姆粉丝团向

阿卡姆的常驻用户们是哥谭大多数报社背后的大股东。
为的就是每年年终的时候搞个民意调查。
问卷内容主要是【你最喜欢蝙蝠侠用那种武器时】。
蝙蝠侠自己是真心喜欢蝙蝠镖的,当年设计镖时不仅考虑实用价值,还极大程度上考虑了美观,来来回回改了七八版。毕竟这玩意儿是有符号价值的。
所以,如果你和蝙蝠说“嘿,你这镖超有品的”,那么即使此时他正拿手铐往你手上拷,而你的声音因为你的脸被按在地上而含糊不清,但其实如果你能转头的话会看见那只蝙蝠嘴角在上勾。
所以,蝙蝠年末也会偷看这份调查结果,但年年排第一的结果都是【什么都不用】
“体术才是展现真正实力的,那些小玩具都是些糊弄人的把戏。”
“如果我们的义警先生本身是一个移动的军火库的话,那么怎样能给我们安全感呢?”
“赤手空拳的英雄能带给人们正义与希望,就像大都会那个”
如果想要成为城市的符号,那么一定程度上是需要得到民众的认可的,如果自己的义警行为无法安抚群众那又上哪减少犯罪率呢。所以蝙蝠侠也确实有意识的减少道具的使用,反正对付大部分罪犯体术就够了,如果是谜语人那种,体术都不用,好的脑子和体格压制就足够了。

调查结果当然是报社的股东们操纵的。
要不为什么这帮只有一套衣服且有半年要穿橘色连体衣的家伙总是要时不时的抢个银行?
蝙蝠多用体术多近战揩油的机会就多,多么简单。
好的反派当然会为自己谋福利。
明年的调查问卷的采访发言要变什么新花样呢,是报社的股东会议的永恒命题。

p1很努力的给自家闪挣饭费
p2闪闪也有很努力的为自己挣饭费

想写一场小丑和笑蝠的牌局。
可是只会抽王和二十一点。
我得想想咋写够黑。
#把lof当记事本用#

【沙雕系列】④

这是一个只有沙雕没有脑子的段子系列,会持续很久。

虽然沙雕但也是真的冷,会被小丑一枪弄死在joke factory的那种冷。

如果感觉被冒犯...那我先磕头了?怎么可能。

梗附在最后,用以证明我是正正经经的沙雕。

【joker场合】

笑蝠与主世界丑的第一次见面是在美甲店。

主世界丑在黑色与绿色间犹豫

笑蝠果断选了红色

“骚”

“我更喜欢称之为经典”

这是第一次对话

 

【正联场合】

正义大厅门前的游泳池是海王撺掇建的。

但他从来都不用,不好意思再继续提要求的他决定对蝙蝠进行婉转暗示。

他从钢骨那获得了水形物语的资源并邀请蝙蝠侠一起观看,没人知道他是怎么邀请成功的。

看完后他询问蝙蝠感想。

蝙蝠犹豫的表示“你知道...你是环保代言人吧”

“所以呢?”

“所以你不能在浴室里搞那个...即使用水量并没有游泳池大,但显然前者更是一种资源浪费”

“不!!!!我的天!!!你想到哪去了,我的意思是请加盐!!!”

听完此事的联盟众人纷纷表示所以到底是怎么骗到和蝙蝠侠一起看电影的?

以及想搞那个的话哪至于在那么小的浴室里搞。

啊有写海炮的太太吗,无论海王和谁在海里来一炮就行。

猜钢骨防不防水。

 

【阿卡姆场合】

在小丑很狠地吐槽完two-face以后,two-face在阿卡姆的地位一落千丈甚至遭到了霸凌,大家开始称他为suck-face。

所以左半脸决定把右半脸整成左半脸的样子。

失败以后大家表示一半一半分明更有效果,更何况左半脸其实也很suck。

体贴的阿卡姆众人为了防止他再起什么幺蛾子改成他为suck two-face,但显然叫起来没那么朗朗上口且失去了和原梗对仗关系,这茬也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跨次元壁场合】

dc要和其他动画联动了!闪家报名“拯救”《天降美食》里的人民。“任何一名热心警察都会做出这种选择的。”巴里正义凌然的发言并没有打动任何人。

 

【闪点场合】

总是涂到外面的口红梗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闪点的蝙蝠侠至于开赌场。

 

【有关莫里森】

记一段外表光滑但内里断裂的对话。对话人是已经有很努力地在听我的安利的基友与我。

“所以莫里森是谁”

“是大米亲爹!”

“......莫里森是蝙蝠侠??”

“不不,硬要说的话莫里森是卢秃”

“所以卢瑟才是达米安亲爹???”

不...不是...听我说...让我解释...

 

【@#¥%……%&*%】

主世界丑其实更喜欢自己涂指甲,毕竟阿卡姆给了他大把时间。

但是笑蝠更喜欢美甲店,否则难道你指望面罩上的尖尖的末端有镜头么?赛博格的设定已经被占掉了好伐?

 

 

梗分别是

1我是在发现笑蝠的指甲是红色的以后才注意到小丑的指甲居然有黑有绿!!不知道还有什么颜色大家观察过么!

2之前贴吧有人整理过dc宇宙的小秘密(?)之类的。包括钢骨下载了全世界几乎所有的电影,和海王申请建游泳池未被批准。

不过ttg的世界里是有游泳池的。(我怎么记得好像别的动画里也有,但ttg刚看到那集记得很清楚有啦)

3写完海王就想来个喜闻乐见的suckman梗,我给海王粉先磕头再说。小丑吐槽two-face又是灭族里,天啊灭族的小丑要是有呆毛的话会一直啵起吧,简直得分王。双面的左脸给右脸做手术是今年的动画自杀小队:严厉惩罚里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