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袜子在罢工

最近三次忙死,lof基本摸鱼外加当日记用。没取关我的都是天使。无以为报给大家表演个胸口碎大石吧。

今日夸七:七七今天考试。启动袜子法阵。性感袜子在线祈福。

《卢瑟》里他撺掇老蝙蝠的那段我一直没太捋明白。今天洗澡时候蜜汁想通了。

于是,一我们应该多洗澡。

二我又要写长又臭的分析向了。

也许不那么长?


我这种无知的纯情大学生,被拐到山沟沟里被卖给农场主克拉克肯特先生不正常么???太正常了,求哪路神仙给我安排一下呗。

漫画又好看乐高又好玩更什么文更文。

饿了大不了日口老七嘛。


【福丑】【蝠丑】(ABO)您这样不行

福丑预警

阿福的脸是铁叔的脸,手机版文档不能添加图片,等我单发一张。神志不清错字多。

————————————————



# 0 #


笑贫不笑娼,哪个时代都如此,大人物们的婊子总要比堂堂正正在街边卖面包的高贵上三分。但哪怕如此,如果这个婊子要是真得了善终,成功从良嫁了个老实人,人们也要愤愤地在背后骂上几句的。就像现在这种情形,“那个Joker不过就是个烂婊子!”,街头巷尾小酒馆,所有不入流的地方,总有一些自诩为清白坦荡的醉汉,在攒够了足够的勇气后咬着牙这么骂上一句。

Joker不过是个婊子,大人物们的婊子,可是当今的国王不知道什么毛病娶了这个婊子,于是婊子变成了皇后。人们对皇家总是有幻想的,把那里想象成绝对不同于自己日常生活的体面地方,幻想那些从小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贵人们会因为优渥的生活条件而活成圣人。现在,Joker那个婊子住进去了,于是人民的幻想也彻底消散了。

Joker这只野鸡被装进了足够昂贵的笼子里,于是就成为了凤凰,住在宫殿的凤凰自然是听不到街头的咒骂,不过就算真听到了Joker也并不会在意,体面的大人物们脱下裤子后嘴比这要脏得多。

讲道理Joker也并不太清楚为什么国王殿下会娶自己,Omega确实一年比一年更少,可出身高贵清白干净的Omega总不会少的,毕竟有那么几大家族是专靠生Omega然后联姻来维持自己的地位的。但最令joker不解的其实是他进入王宫一周了,还没见到国王的面。


# 1 #


打从进宫的第一天起,joker见到的就只有国王身边老管家。

“皇后,以您目前的...方方面面而言还不够见国王殿下”,衬衫像白纸一样板正的管家先生说话恭恭敬敬,鞠躬的角度也无可挑剔。Joker却感觉到对方显然是瞧不起自己的,体面和讲究是对方的游戏规则,自己本来就不是靠着这个嫁进来的自然也没必要讲求这个“国王殿下以前是我的常客,所以我可以保证他娶我绝没指望着我是个可以拿上台面的贤良淑德的妻子”joker说话时喜欢下意识地舔自己的虎牙,纯情的性暗示,没有男人拒绝得了,12岁那年就有人这么和他说过,于是他把这个小动作训练成了自己的下意识行为。贫困的Omega在这种称不上安定的年代讨生活最好的选择就是出来卖,和被强奸或是嫁给一个同样贫困的alpha比总还算好过一点,要有买家才能不断粮,时时刻刻勾引人是当婊子的本分,深知这一点的joker为自己设定了很多的小动作,并通过年复一年的特意使用把它们统统变成了自己的下意识行为。就像此刻,joker本没那个意思,但是动作是不受自己控制的。

管家不吃这套,不满地皱了下眉,“您没必要和我炫耀您的床技,只要不是不必要的避孕手段您和殿下房里的事我无权置喙,但首先您要有资格见得了殿下。”

脑子向来转得很快的joker立刻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一是管家这关是逃不过的二是这个管家不吃硬的,搬出国王殿下来威胁没有任何的用处,毕竟自己见不到国王而这位管家却能见到,耳旁风都没地儿吹去。更何况刚刚joker那话颇有打肿脸充胖子的意思,国王殿下哪里算得上他的常客,只是在某次马罗尼侯爵大人的派对上来过一炮而已,joker自然记得国王殿下和国王殿下泄过一次仍旧宏伟壮观的阳具。但哪怕自恋如joker也咬不准那晚喝得烂醉的国王殿下记不记得自己。



“首先是您的妆容和发色问题,没有必要再这么的...浮夸,毕竟您已经没有必要再去额外吸引那么多人的注意了,不是么?”joker注意到管家每次说话时的停顿都像是在搜索词库,挑一个不那么刺耳的词语代替他的本意,看来这位管家对自己的不满相当严重了。

“自然是没有必要了”,joker从善如流装作一副乖巧的样子,“我保证我日后肚子里的孩子是国王殿下的”,这话说得饶是管家也挑不出毛病,意思确实是这么个意思,但是直接说出来就有种挑衅的意味了。

“那是最好不过的了”,短促的轻哼瞬间消失在管家微仰的鼻尖,及时地换上妥帖的答复,既然少爷执意要娶这个人,那么自己就只能把他拾掇得稍有人样。他是韦恩家的忠犬,服从永远是第一位,但在此基础上,他被赋予了在以韦恩家的利益为第一位的前提范围内自由行动的权力。


# 2 #


第二天的早上joker倒是真的没再化妆,头发也规规矩矩地染回了原本的棕色,乍一看倒是温顺乖巧,很有个Omega该有的样子。Joker从来不喜欢按规矩办事,事在人为,人心都有弱点,于是任何事总有捷径,嫁进王宫这个成果似乎是对joker人生信条的印证。所以他乖乖地听管家话自然不是真的要守规矩,而是打算先讨好这个管家,再寻找机会走个捷径早日爬上国王殿下的床。

上午八点五十,joker提前一点到了管家指定的房间,屋子大却空,只有黑板和大扇的窗户,joker想着无论一会要干什么,但凡用得上这面黑板,自己就从那扇大窗户跳出去得了。

九点,老管家准时踏入房间,看见已经站在屋子里的joker,微微地点头以示赞赏“很好,您已经到了,之前的有些传言让我一度以为您会迟到”,管家所谓的“传言”还真不是故意挑刺,不是所有婊子都有运气被出手阔绰的大人物睡的,要懂得自我营销,时不时的迟到自然是最简单的提高身价的营销手段之一。

“毕竟我已经嫁入皇宫了嘛”joker的话没那么友善,意思既然我已经嫁进来了你再总提以前那些没意思,但偏偏语气充满了谄媚。管家这种职业最擅长听人的言外之意,又怎么听不出来joker话里有话,但那人偏偏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管家毫不怀疑自己倘若真就此发作,对方只会用“诶呀,我又没受过什么教育,怎么懂那些谈话的规矩”来搪塞。能把自己卖给大人物的婊子自然是个顶个的人精,管家对此毫不怀疑,也便不打算真就此和他浪费时间。

但是那些本来就列在改造事项的单子上的东西自然是可以借此提一提的。“您说话的声音太尖细,尾音也上挑得太过了,难免显得不够端庄”,岂止是不端庄,简直轻佻至极。

“抱歉,从我小时候店里的妈妈就训练我这么说话,一时改不过来,或者说,我从来不知道正常应该怎么说话”,joker的新策略是卖惨装可怜,这番话说到一半眼圈就已经通红,一副生活所迫的委屈样子。

“您真可怜”老管家油盐不进,冷漠而礼貌地回了这么一句,“您可以用这样的声音讨好男人,但不能用这样的声音讨好人民,没有人希望他们的皇后用这种声音来告诉他们国家在接下来地一年种会更加关注贫困人口的问题”。够讽刺的,同样是撒谎,大人物们却需要用更加有说服力的嗓音,大概是因为“皇室会更加关注贫困问题”比“您真大”更加假吧。

“对不起,我可能还没有习惯新的身份,以前只要我用这副嗓音说话,根本没有alpha会在意什么样的词语从我的嘴里出来,他们只会想把自己的几把塞进来”,内心的吐槽到嘴边变成了继续卖惨。

老管家意思意思同情地看着joker,然后说“我不希望以后还会从您的嘴里说出几把这种词语,哪怕您的嘴里真的有一根”

老管家停顿一下后补充到,“当然了,只能是殿下的”。


有时候萌一个cp就一句带感的台词一个画面甚至一个概念的事儿。

对我来讲超秃就是一个画面。

lex在他那面可以俯视整个大都会的玻璃墙后研究他的弑神大计。大超飘在外面稍高点的地方,天神一般的俯视他,蓝色紧身衣红色斗篷。lex微小的恐惧和巨大的兴奋。超人却是悲悯和失望:“你看你以为你在弑神,其实人间之神一半是人”

总结成概念的话大概是,他俩隔了扇玻璃,但那扇玻璃叫巴别塔。

lof一发就算板上钉钉不许违约了。

七老师@和我要开始产福丑了!

阿福的福。

吹毛求疵说话阴阳怪气的老管家调教少爷领回来的不听话的脏狗/公公和儿媳妇/等等诸多玩法。

我们的宗旨是就算萌的cp不够冷,

我们也能想出更冷的x

所以老七出来签字画押吧 @道莫小七 

再给自己立个flag,过年期间我要么写出一篇真正够攻的谜语要么写出一篇正经的谜丑肉

【蝠丑】轻飘飘的故事 2

虽然我的杰克第二章就给人口,但我相信我写的是正经成长奋斗故事。

衣服是照风骚律师来的

----------------------------------------------------------

# 3 #

 

二十岁的杰克以消费者的身份站在哥谭最大的商场里。外墙的巨幅海报早就由可口可乐换成香奈儿了,于是唯一他熟悉的东西也没有了。二十岁的杰克见过毒品见过枪支还见过死人,就在昨天,自己杀的,但却没见过真正的好东西。他凭着遥远又模糊的记忆挑了一件双排扣西装,海军蓝细条纹,珍珠母贝纽扣,七百美金,对此时的杰克而言称得上天价,但法尔科内给的钱足够支付了。

他现在拎着装西装的巨大的低调贵气的纸袋,别人看一眼纸袋上的LOGO就会尊敬他三分,但杰克却仍觉得狼狈。他小时候不得不自己一个人出门“打发一些时间”的时候来过这个商场,个子还矮的他仰着8头看那些泛了层金光的珠宝和手表、样式奇怪的服装和贵妇怀里雪白的狗,仰头太久了感觉眩晕,眼冒金星,整个人都轻飘飘的,这种体验和去教堂差不多少,同样的,你仰头看着颜色繁多的彩窗玻璃,看久了后头晕眼花,于是同样的,你开始感觉自己变得渺小,然后你便信了神。杰克倒是没有按照常规产生什么要努力赚钱扫平这里的想法,但他还是想逃离这里,像他小时候那样。

 

“八点的慈善晚会你跟着我去”,法尔科内有意提拔,便直接把杰克带在身边,可是看着杰克这身西装还是忍不住想笑,“你就这一身?”杰克知道这套西装不搭自己,店员拿着量尺走向他的时候他破天荒的紧张了,他按自己的身高报了尺码,所以显然衣服过大了,像个麻布口袋一样套在自己身上,“下次还是您帮我挑吧”。嚣张小孩的示弱总能让人心情愉快,法尔科内应了下来,“明天的,今晚就这样吧。”

 

# 4 #

 

三杯纯威士忌两杯红酒,混着喝酒劲来得才够快,在如何高效地灌醉自己方面布鲁斯·韦恩是专业的。酒精麻痹了肌肉,现在哪怕是对着最令人作呕的政客他也能笑得出来了。偶尔参加派对不算太糟,形形色色的人形形色色的面具,讽刺小说家会爱死这里。那个穿红裙子的女人裙摆短得一点都不体面,不过也正常,三个月前这位什么琳达小姐还是个秘书,布鲁斯敢打赌他知道她膝盖上的那两片红色是怎么来的。本瑟姆夫妇的礼服和两周前的一样,他们负担不起新的礼服,只能用比以前更谄媚的社交手段来掩盖自家公司即将破产,事实上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这点。哦,这边的倒是个新面孔,瘦高,苍白,浅棕色头发,看着倒是乖巧,不知道哪位阔佬新养的小情儿,一副口|活很好的样子。只是这老气横秋的双排扣西装显得人呆了点,不过谁知道西装下是不是另有乾坤呢,别人家的癖好布鲁斯虽觉得好玩但也懒得多管。可是那人却突然抓住了自己的视线,偷看被发现的布鲁斯也没感到什么窘迫,他不过是一个宴会上的醉鬼,还是有钱的那种,谁会和他计较些什么呢。那人却径直走了过来,“你在对我评头论足,这样不礼貌。”多好笑,一个穿着或许是糖爹的衣服的宠物跑过来和自己讲教养问题,这种貌似不卑不亢的搭讪方式布鲁斯见得多了,没劲,上了床喊得都是一样骚。

“多少钱?”

杰克知道自己这是被误会了,自己穿得这么傻都能被误会该说自己相貌不俗,还是龙生龙凤生凤,基因在那,怎么努力都没用。不过杰克本来也不是什么尊严多强的人,为了一两句口头上的胜利惹到韦恩集团的大少爷?太傻。

“你能给多少”,笑容灿烂,脑子算得飞快。

“我能给人一切”,这还真不是吹牛。

“那就欠我一个人情吧”,杰克当自己捡了只神灯。

“你要是叫我给你什么韦恩集团的商业机密然后卖给对家怎么办”,话讲得是夸张了点,但布鲁斯确实有点后悔招惹这个胃口不小的人了。

“这种事的决定权其实在你自己不是么,又不是签合同,良心过得去装不认识我我都没办法。更何况我这种人能提出多大的请求。”前一句话叫做言之有理,后一句话叫做顺坡连哄带骗。

 

# 5 #

 

布鲁斯最后还是带着杰克回到了自己的公寓。坐在床上让杰克给他口|交。

“会么”,怎么可能不会,问这话是羞辱对方,报一下算计自己的仇。

“见过”,这句话到真没什么潜台词,小时候,在衣柜里,见过。

除了舔和吸杰克实在不会其他的花样了,大概有半个多小时,杰克的嘴都麻了布鲁斯才射|出来。喉头间突然被浇了一股灼热的液体,浓稠的质感让人嗓子不太舒服。杰克突然想起来自己最后也没能长出画报上的那种小山样的喉结。太瘦的女孩子脖子上也有一小块凸起,自己的和那个也差不了多少。

 

布鲁斯自认为见人无数,是人是鬼打一眼就能判断的八九不离十。但是这回他错了。一这人西装下没有任何乾坤,只有一件比西装还丑的衬衫,至于衬衫下有什么他就不知道了。二这人口|活,一点都不好。喝了太多的酒已经无力组织语言的布鲁斯在这样的怨念中趴在床上睡着了。

 

杰克没有立刻离开,万一这位阔少半夜起来要做而自己已经不在了岂不是白让嘴受了这顿累。他看了会趴在床上睡觉的布鲁斯,青年人的体型范畴,稍壮了点,看起来有好好经管自己的身体,看样子酒喝得没有他看上去的那么多。剩下的时间杰克在落地窗前发呆,公寓顶层,二十九楼,足够用俯视纵览哥谭了,杰克喜欢这块窗户。

【地球三】【枭丑蝠丑】自作孽

七老师喂了巨好吃的狗粮(听着怪怪的),袜子专享的,无以为报只有写球三。

梗是她亲点的:被做了前脑叶白质切除手术的Jokester  

我之前一直在纠结为什么漫画里试图统治世界的夜枭到动画里改毁灭世界了。

前者是有自己独特正义观的自大狂,后者是严重自毁倾向的人格。

于是写了一个由本来要统治世界后来改为毁灭世界的夜枭。

有点懒有时候jokester就打成j了有时候也可能打错了

肉非常少,但还是得走个连接

石墨太烦挂了五遍等我弄明白telegraph再补

这个戳不开就看评论链接